少女身患强迫症,根源不是父亲的羞辱,而是母亲的嫌弃

昭德心理 3月前

怕上厕所的少女

小Y今年17岁,是一所职业高中的学生。今年寒假开学后,就不愿意再去学校,在学校老师的建议下,到精神卫生机构做了相关的检查,诊断为强迫症。

但是,在服药后相关症状没有缓解,依然无法到学校就读。所以,在父母的带领下前来求助于心理咨询。

尽管已经17岁,但是小Y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,说话时喜欢把尾音拖的很长,听起来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。

强迫性检查

按照小Y的说法,她之所以不愿意去上学,就是因为怕在除了家以外的地方上厕所。

每次上完厕所,她都要细细的浑身上下检查数遍,生怕身上会沾到脏东西。从厕所出来后,怕别人靠近自己,以免自己身上没有被自己发现的脏东西,被别人看到。

但是,她父母却认为,孩子的这些所谓的症状,都是为了逃避上学。

因为,在她14岁,也就是上初二时,就开始以各种理由不愿意去上学,后来,在爸爸的数次打骂之后,才再次回到学校,坚持完了九年义务教育。

被忽视的难堪的记忆

在晤谈中,当我询问她,是否有大便沾到身上的记忆时,小Y回忆了很久,才想起了一件事:六年级暑假,她曾经在妈妈的陪伴下到表姐所在的城市旅游。

在游玩时出现了内急,在厕所内等位子的过程中,忍不住拉了裤子。

在她的印象中,妈妈对她犯这样的“错误”很是不满,事后的处理,完全是表姐一个人负责,妈妈一直都没有露面。

如厕时排队,对女性来说是一大困扰

但是,她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,之后的两年时间里,她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常。

所以,她并不认为这件事,跟她现在的症状表现有什么关系。

来自父亲的羞辱

小Y第一次出现强迫检查,是在初二下学期。在那一学期,自己的几位好朋友,不是退学就是转学,所以,她也开始萌生退学的想法。

但是,对此父母表示强烈的反对。

由于没有了好友的陪伴,加上学习成绩并不理想,让她感觉在学校里度日如年。

尽管父母反对,她开始找各种各样的理由三天两头的旷课,后来干脆就不再去学校。

来自父亲的羞辱让小Y羞愧不已

为了让她重回学校,父母是想尽了各种办法。从刚开始的好言相劝,到后来的言语讥讽,再到后来就是各种的威逼利诱。但是,对她都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。

一天早上,她还在睡觉。爸爸突然闯进了她的卧室,把她从床上拉了下来,没有让她穿衣服,就当着妈妈、弟弟的面,用腰带狠狠的抽她。对此,她既异常的恐惧,又感觉羞愧难当。为了避免再次被打,最后她不得不再次回到学校。

就在回到学校的第二天,她开始出现身上有“屎”的念头,而且只要上厕所,这种念头就会异常的强烈。渐渐的,上厕所对她来说成了一种煎熬。

找到缺失的一环

从大便失禁事件,到出现怕身上有“屎”而强迫性检查,这中间整整过了两年的时间。

而且,发病的直接诱因是爸爸的殴打与羞辱,整个过程中也并没有任何的可以与“粪便”联想到一起的信息。

那么,究竟是什么诱发了小Y 的强迫性行为呢?经过几次的晤谈,我依然无法找到确切的答案。

而她的强迫性检查,也时轻时重,没有根本性的好转。

来自妈妈的嫌弃,让小Y恐慌

在第六次晤谈时,小Y偶然间讲到自己很怕小虫子。最后,经过确认,她所谓的虫子,其实是“虱子”。

经过我进一步的追问,她回忆起自己在小学四五年级时,曾经感染过虱子。

而且,在感染虱子期间,她也很怕靠近别人,尤其是怕被别人嫌弃。

而对她头上有虱子明确表达过嫌弃的人只有一个,就是她的妈妈。而她妈妈对她头上有虱子这件事,采取的也是嫌弃和回避的姿态,和她在小Y大便失禁事件中的态度一样。

而且,小Y也明确表示,她的强迫性检查,有时候也是在查自己身上是否有“虫子”。

好妈妈

小Y的妈妈没有工作,她的主要任务就是照顾小Y姐弟俩。

在小Y的印象里,妈妈对她的照顾是无微不至的。直到弟弟出生之前,她每次吃饭还是由妈妈来喂。而她的弟弟比她小9岁,也就是说,她一直被妈妈喂到了9岁。

而她的爸爸,在弟弟出生之前,一直在外地打工,很久才能够回家一次。所以说,在小Y人生的前九年,就是和妈妈“相依为命”。而仅仅从小Y9岁时,吃饭还需要妈妈来喂,可以看出她和妈妈之间互相依赖的程度。

答案揭晓

感染虱子、大便失禁事件、被爸爸羞辱这三件事的共同点是:妈妈都采取了回避的姿态。

我们知道,强迫性行为最初是为了缓解那些强烈的,无法通过其他方式缓解的焦虑而出现的。

对于正常的孩子来说,三岁之后,他们就会发展出很多的缓解焦虑的方式。

只有在遭受严重的心理创伤时,才有可能发展出强迫性行为。

而三岁之前的孩子,他们缓解焦虑的方式往往只有一个,就是寻求母亲的安抚。

妈妈无微不至的照顾,是小Y强迫症的根源

对于小Y来说,尽管已经17岁。

但是,她缓解焦虑的方式,基本上还停留在三岁左右。

在大部分情况下,由于她妈妈对她无微不至的呵护,她的这种缓解焦虑的方式都能够得到满足。

但是,在感染虱子、拉裤子事件、被爸爸羞辱这三件事情中,在她感觉到焦虑需要妈妈的安抚时,她妈妈却都采取了回避的姿态。

所以,小Y在被爸爸羞辱之后第二天就出现强迫性检查的行为,就可以理解了。她的强迫性行为,并不是由虱子、粪便、爸爸所引起,而是由被妈妈抛弃的恐惧所引起。

愈后

这样的结论,得到了小Y认同。她也从心底认为,自己对妈妈过于依赖。

也认可要彻底的解决自己的强迫症,必须从摆脱对妈妈的依赖开始。

尽管,她的强迫性检查的冲动短时间内无法完全消除,但是,对她生活和学习的影响却眼见的越来越小。

-END-

策划:素琪

作者:纵兆辉

编辑:雪梨

设计:多纳

(文中所有图片均来源网络,侵权可联系删除)

扫码下载昭德心理APP
助力你心的力量

咨询师推荐 查看更多

  • 预约
    田悦翎 心理咨询师
    咨询次数:133
    个人成长人际关系恋爱婚姻
    ¥500/50分钟
  • 预约
    薛伟 心理咨询师
    咨询次数:104
    个人成长恋爱婚姻个人成长
    ¥5000/50分钟
  • 预约
    赵连生 心理咨询师
    咨询次数:143
    个人成长人际关系恋爱婚姻
    ¥500/50分钟

倾听者推荐 查看更多

  • 找他倾诉
    吴家贤 在线
    咨询次数:382
    个人成长人际关系个人成长
    ¥20/10分钟
  • 找他倾诉
    叶睿欢 在线
    咨询次数:360
    ¥20/10分钟
  • 找他倾诉
    董文洁 在线
    咨询次数:358
    个人成长学生心理恋爱婚姻
    ¥20/10分钟

扫码下载APP立即测试